您好,是时候升级你的浏览器了!你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的过期版本,Internet Explorer 8 可以为你提供更快、更安全的浏览体验,提供更好的隐私保护。立即下载

您好!欢迎访问广东版权网。

版权资讯

联系我们

版权登记咨询电话

020-61292236

020-61292091

020-61292230

020-61292327

周一至周五

上午 08:30 - 12:00
下午 14:00 - 17:30

政务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信息

音集协:《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研讨会进行

发布日期:2020-06-14      文章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      访问量:
      2020年6月9日晚7点,由音集协主办的关于《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第43条相关问题的研讨会在线上会议室展开。

      此次会议的参会人员包括法学界知识产权领域专家、学者、音乐行业资深从业者、以及音乐行业相关协会代表。会议就《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中新增的录音制作者的有关权益展开了深入讨论。

      中国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主持了本次会议。

      《草案》新增的第43条规定:将录音制品用于无线或者有线播放、或者通过传送声音的技术设备向公众传播的,应当向录音制作者支付报酬。

      可以说,新增的内容在当下时代意义深远。对于录音制作者来说,这是切身利益得到进一步保障的新希望;对于录制音乐行业来说,这是一剂困难时刻的强心针;对于中国整个音乐产业来说,这是推动产业进一步繁荣不可或缺的重要基石。

      中国唱片集团总经理樊国宾在会议中表示:“关于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本次著作权法修正草案对两权的合理赋予实际上是行业安全、产业复兴、真正参与国际竞争的前提,是一项可以真正改善目前我国音乐市场流量为王的浮躁现状的重要举措,弥补了之前立法的缺失。长远来看只有立足于公平原则,给予录音制作者应该有的立法保护,消费者才能得到更好的音乐产品,才符合消费者更长远的利益,才谈的上振兴音乐产业和文化产业。”

      我国著作权法在发展中出现很多波折,而现行著作权法在一定程度上无法与快速发展的音乐产业实现匹配,适应产业发展要求。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副主任李顺德说:“这次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增加录音制作者的广播权和表演权是完全符合国际公约的要求,顺应潮流发展,对于产业发展和国家发展是完全必要的。”

      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林秀芹认为著作权法一直是跟着技术的发展亦步亦趋的,著作权法规定的权利都是在不同的技术时代顺应技术的发展增加的。现在技术发展到了一个当口,著作权法增加第43条的规定是非常有必要的,法理基础也是充分的。

      音乐行业内一线音乐公司代表也肯定了《草案》新增内容的积极意义。太合音乐集团高级副总裁刘鑫表示从产业的角度讲,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表演权将会对于推进我国音乐版权正版化会起到更积极地作用,对中国的版权事业也会起到积极作用。从公司的角度看,目前我国的版权市场并不是特别规范,目前维权成本大于侵权成本。录音制作者的投入是大于词曲的,却没有获酬的权利,导致收入渠道单一,这对音乐公司和录音制作者来说是一个特别大的缺失。从从业者角度看,无论是从推动正版化还是解决录音制作者经济收入,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应该是必然需要存在的权利。从实践角度,也希望有了该两项权利后可以使得中国音乐版权更加完整和国际接轨,在国际上可以获得相应权益价值。

      有学者认为《草案》新增的内容最终会增加传播机构新的版权费用支出也会给国家为实施该权利而带来新的执法和运行成本。但是有学者对此表示了不同意见,来自北京工商大学的刘筠筠教授说:“在中国发展和文化产业迅速崛起的过程中,必然会催生新的权利保护需求。任何权利的出现都会为国家实施该权利带来新的执法和运行成本。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在权利需要保护的时候就应当予以保护,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表演权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此次会议中,对于“录音制品的独创性和智力投入程度”,各位专家、学者再一次给予了充分肯定。

      同济大学的单晓光教授说:“录音制品具有一定的独创性,无论技术如何变化,它的智力投入或者是智力创造性的性质并没有发生变化,甚至可能因为新技术手段的应用更复杂,投入成分更加大。”

      亦有学者认为应该从根本上取消著作权和邻接权的划分。来自清华大学的杨明教授表示:“我们著作权法和我们的实践是有矛盾的,我们一直以来把音乐作品和音乐制品、音乐作品著作权人和录音制作者区分开,从根本上说这是错的,造成了法律认知和生活认知的违背。随着音乐技术的发展,音乐制品本身所表达的复杂性完全吻合著作权法要求的对保护的客体的独创性,这个独创性其实是越来越鲜明的。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表演权实际上是在保留著作权和邻接权界分的情况下进行的妥协,未来应该取消著作权和邻接权的划分。”

      对于《草案》的新增内容,也有学者认为还可以进一步完善和改进,以避免概念交叉以及增加司法实践难度。来自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的李陶老师认为:“关于如何理解和完善录音制作者以针对广播和公开表演(机械表演)的获酬权角度来讲,第43条只明示了广播权的获酬权而没有明示机械表演权的获酬权,这有可能导致使用者会就此拒绝对机械表演付费,也有可能在司法裁判上给法官带来了解释上的难题,加剧机械表演权和广播权的交叉与重合。”

      此外,李陶教授还建议将第43条中的向公众传播改为公开播送,并从如何收取和分配录音制作者广播和公开表演的获酬权角度讲,建议引入强制性集体管理、完善和落实二合一收费模式、完善和落实费率的协商和纠纷解决机制。

      《草案》的新增内容,是行业与学界长久以来通过不懈努力从而实现的进步,也是中国著作权法发展的里程碑。正如同济大学的刘晓海教授所说:“这一条立法理由是将国际公约落到实处、回应国际关切,从这个角度来说是体现我们国家大国形象、文化自信,在国际文化市场上占据一席地位的角度出发而作出的规定。”他认为《草案》新增条款在未来通过的可能性比较大。这符合落实国际公约、回应国际关切的目的。